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廉政专栏 >> 勤廉典范 >> 内容

真水无香——追记云南景谷纪检监察干部刀会祥

发布日期:2013年03月13日 21:54浏览次数: 文章字号: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

一条不知名的小河,蜿蜒曲折,穿村过坝。因为临近傣族村落勐乃,乡亲们便称她勐乃河。

刀会祥就出生在勐乃河边的勐乃大寨。今年3月15日,45岁的他积劳成疾,突发脑干大出血,倒在了挚爱的岗位上。

刀会祥,云南省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纪检监察干部,一辆脚踏单车,一身廉价的衣服,一张腼腆真诚的脸庞,是不少人对他的印象。这个形象虽普通,却深深地印在当地群众心里。

如水之德

“我不求做多大的官,能在纪委的岗位上做好工作,就满足了”

从1993年当选景谷县正兴镇党委副书记、纪委委员算起,17年的基层纪检监察工作,忙和苦,伴随刀会祥始终。

刀会祥生前任职的县纪委案件审理室,算上他就两个人。妻子说,除了老母亲去年病逝,想不起他请过假;女儿说,对父亲最深的印象是他伏案工作的身影;同事说,刀会祥经常加班,去世前的那个周末,还在办公室查阅档案、整理材料。

1988年退伍返乡后,刀会祥被招进正兴镇广播电视站当临时工,全站只有他一个人,他一干就是4年多。1993年,刀会祥破格当选正兴镇党委副书记、纪委委员。2005年,从镇纪委书记的位置上,调到景谷县纪委工作。17年的纪检监察生涯,他办理的案子没有出现任何差错。

县纪委同事陶坤回忆,刀会祥有一股钻劲。他刚调来案件审理室工作时,对办案流程及法规运用并不熟悉。他查看之前的案件材料,学习相关业务知识以及政策法规,不到一年时间,就成为办案骨干。

刀会祥常说:“我不求做多大的官,能在纪委的岗位上做好工作,就满足了。”

如水之义

“搞一次特殊,就失去一份威信;破一次规矩,就留下一个污点;谋一次私利,就失去一片民心”

做人温良敦厚的刀会祥,工作中却极有性格。

他很较真。刀会祥在正兴镇工作时,一个村子里发生了一起恶性命案,一名党员杀死两人后自杀。他多次到村子里走访调查,把这名党员开除党籍。有人质疑:“人都死了,还要开除党籍,是不是太过了?”刀会祥板起脸:“他给党抹了黑,不把案子办清楚,别人会以为党员不党员的无所谓。”

他很硬气。2006年,半坡乡中心小学发生重大安全责任事故,涉及人员多,情况复杂。刀会祥说:“案审不是捏软柿子,而是要啃硬骨头,要查个水落石出。”

他很“绝情”。2003年,他刚担任正兴镇纪委书记,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弟弟违反了党纪。回忆起当时的情景,弟弟刀会光记忆犹新:“他专门打电话对我说,‘就算是父母违了纪,也要处理’。”

县城是个“熟人社会”,纪委办案之难之苦,个中人心里最清楚。刀会祥好几次有机会调整工作,到待遇更好的地方当领导。前年,县纪委组建纪工委,县纪委书记兰璋迪再次征求他的意见。刀会祥诚恳地答复:“让我留在案审室吧,这个岗位很重要,好多人不愿做、也不会做,就让我来把这道关。”

刀会祥的日记中写道:“搞一次特殊,就失去了一份威信;破一次规矩,就留下了一个污点;谋一次私利,就失去了一片民心。”

如水之质

“清楚自己的需要,化解过分的想要,就能知足常乐”

2006年,刀会祥在景谷县城贷款买了房子。13.6万元的房款,个人自筹2万元,信用社借款9.6万元,向亲戚借了2万元。

刀会祥去世后,留下几件遗物:一辆自行车,一条3.5元一盒的烟,5本家庭账本。他的账本显示,2007年,家里有7个月超支。

阳台上,摆着刀会祥给妻子李恒仙扎好的扫帚:妻子在环卫上做临时工,每天凌晨4点起床,月收入650元。同事李其兴感慨:“凭老刀的地位和为人,给妻子找份好点的工作没问题。”

女儿刀倩考上了普洱市一中。刀会祥在日记里写道:“姑娘一到外面生活,家里就相当于多开了两份伙食,钱用不过来;姑娘很争气,我这个当爹的却争不了气。”

刀倩最终在景谷县一中读书,她是班上唯一一个没有手机的女生。“怨不怨爸爸?”刀倩含泪摇头说,“爸爸常说,靠劳动吃饭,堂堂正正做人。”

刀会祥在日记中说:“人生需要的不多,想要的太多;清楚自己的需要,化解过分的想要,就能知足常乐。”

8月18日,记者来到刀会祥安葬的芒果山公墓。四围青山,环抱着一片明净的天地。耳边又响起一些人对刀会祥的议论:人家当领导有车坐,你整天就骑辆破自行车,官算是白当了!

他们哪里懂得,青山有情,真水无香。

责编:纪委监审处

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1

【收藏此页】 【打印】